中國大學網 設為首頁|添加收藏|聯系我們
  • 百余位學者28年磨一劍編3000萬字《十三經辭典》
  • 2017-02-14
  • 來源:

中國高校之窗

這是一間普通的書房,“藏身”于陜西師范大學家屬區,屋里堆滿了線裝書和資料。這也是一間傳奇的書房。在這里,甘于寂寞的遲鐸先生,帶領一支逾百人的專家團隊,用28年去完成一項事業——編纂《十三經辭典》。

這曾是一項被學界權威認為是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務”。如今,共計15冊、3000多萬字的“辭典”終于得以全部完稿、出版。

啃一塊沒人愿意啃的硬骨頭

“不圖名利,不求職稱,不顧他議,兢兢業業埋頭讀書,認認真真潛心鉆研。”最近出版的《十三經辭典編纂紀念文集》中,提到了學界對編纂團隊的評價,這部巨著承載的,正是“那個年代,老一輩先生們‘匠人精神’的最好體現。”

集中了儒家思想文化的“十三經”,是我國現存古籍的始祖。從《周易》《尚書》《詩經》《周禮》到《儀禮》《禮記》《春秋左傳》……從古至今,無數學者為這13本經書終生苦讀,卻終因難解其意,嗟嘆不已。

遲鐸告訴記者,無論是在編寫規模、難度還是影響上,《十三經辭典》的編纂都在我國文科科研項目中十分少見。“在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,幾乎沒有人敢動這個題目。”

為了不再讓后來人“皓首窮經”,上世紀80年代,在陜師大辭書編纂研究所原所長劉學林力主下,這項浩大的學術工程——《十三經辭典》編纂工作確定啟動。

得知他們要編《十三經辭典》,有人質疑:沒有經學專家,沒有系統讀過“十三經”,憑什么編纂?也有人懷疑:清代儒生整天鉆在故紙堆里,“皓首”只窮一經、兩經,你們能編纂出“十三經”?

“只要是漢字寫的,我們就不怕。”劉學林回應,沒讀過就讀,讀不懂就學。誰天生什么都會?他邀請到劉尚慈、高樹操、胡大浚、湯斌、饒尚寬等一批國內學者加盟,他們在學界頗有造詣,為編寫工作打下很好的基礎。

但研究所內部大部分是年輕人,幾乎沒人系統讀過“十三經”,劉學林專門為他們請來一批老先生擔任顧問。至此,一支由陜西師范大學辭書編纂研究所主持、全國十幾所院校專家學者組成的《十三經辭典》編纂委員會得以組建。

編纂初期,“辭典要怎么編,編成什么樣?”專家們展開激烈討論,甚至爭論。大家最終形成共識:這部辭典,不同于一般的語詞詞典,是專書辭典——它要對每部經書進行語言研究,呈現每部經書語言的使用狀態;它要對含有經意的詞語進行詳解,肩負起幫助讀者讀懂經書的任務。

“你走了,我替你繼續前進”

辭典編纂,被稱作“圣人的苦役”。作為課題發起人,劉學林不僅要為辭典繪制藍圖,制定凡例,組織編寫樣稿,還要忙于資金的籌措,就連編辭典用的稿紙也是他“厚著臉皮”向校內熟人要的,更不要說購買圖書、添置資料。

第一筆資助來得有些意外。當時,劉學林和妻子遲鐸赴香港探親,遇到了喜愛傳統文化的實業家朱恩馀夫婦,得知他們要編寫《十三經辭典》,朱恩馀夫婦為編纂工作提供了72萬元的捐贈。之后,在劉學林等人不斷爭取下,《十三經辭典》又被列入省級重點工程,獲得百萬元資助。

“終于可以安下心來好好編辭典了。”熱愛的事業迎來春天,噩耗卻突然傳來:因操勞奔波,劉學林先生心臟病突發,猝然離世。

那是1994年1月19日,劉學林的突然離去使團隊成員惴惴不安。剛剛啟動的項目還能否繼續?以后的路怎么走?關鍵時刻,同為學者的遲鐸作出決定:我們要繼續把這件事做好。

在遲鐸看來,此時的《十三經辭典》編纂已是一項必須完成的事業。料理完丈夫的后事,遲鐸與研究所副所長白玉林一起,正式接過編纂《十三經辭典》的重擔。

就這樣,幾位沒有“經學專家”頭銜的主編,領著一群從未系統讀過經書的青年,重新踏上了這條艱苦的修書路。

逾百學者踐守承諾的“馬拉松”

這一編就是幾十年,沒有寒暑假、沒有休息日,一字一字地摳,一詞一詞地磨……這是一場逾百學者共同踐行承諾的“馬拉松”。

如今擔任陜師大副校長職務的黨懷興,是《十三經辭典》副主編、《周易卷》主編。當年,剛剛接手編寫任務的他,“根本不了解《周易》”。為了編纂,他跟著老先生們,一學就是十幾年。

最艱巨的任務是編寫詞條。黨懷興告訴記者,經過多年理論探討和編寫實踐,《十三經辭典》從形式到內容都形成了自己的特點。就收詞而言,要求“窮盡式”地收錄每部經書的全部詞語,并顯示其頻數,然后對其辨讀音,定詞性,立義項。

《左傳卷》主編李孝倉回憶,自己從1996年承擔《左傳卷》編寫任務,到2012年年底交稿,這一部分涉及的編寫人員前前后后就有40多位。僅僅為了《左傳》中的“之”這一詞條,就編寫幾千條、花費3個多月。

成員們面臨的,還有職稱福利等實際問題。編《十三經辭典》,不但是件幾乎沒有稿費的苦差事,最初還不算科研成果,不少人受了影響。“可貴的是,大家都自覺、自愿——干了這件事,我們認了!”一位工作人員表示。

1994年夏,《孝經》正式定稿,為其他辭典的編纂確定了基本框架。2002年,《十三經辭典》(《毛詩卷》《論語卷》《孝經卷》《孟子卷》《春秋谷梁傳》)正式出版。然而,出版幾冊之后,由于出版及編寫方面遭遇瓶頸,辭典的編纂幾乎瀕于夭折。

直到2009年,陜師大將《十三經辭典》納入國家“211”工程建設項目,給予研究經費上的大力支持,幾乎斷炊的編委會才得以渡過難關,使《十三經辭典》最終全部完成任務。

浮躁社會中的“十年磨一劍”

當辭典最終完成,一心投入編纂的遲鐸已是滿頭白發。曾多次生病的她,硬是把這塊“沒有人愿意啃的硬骨頭”給一點點啃完了。

“百人的編纂團隊,緊緊攥成一個拳頭,才能在中國文化的河流中執楫推舟。”遲鐸說,在經濟大潮涌動、人心浮躁的社會中,“十年磨一劍”的精神才更顯出它的可貴。

這項浩大的工程、一萬多個日夜的努力,也得到了最好的嘉獎。《十三經辭典》多個卷本分別獲得多項省、部級優秀成果獎項。學界評價,《十三經辭典》的價值,不僅體現在學術研究方面的實用性,還在傳播中華傳統文化、普及儒家經典方面作出了突出貢獻,同時為斷代或系統的漢語史、詞匯史、語法史提供可靠、完備的原始資料,為大型語文辭書的編纂提供了翔實的素材。

28年風風雨雨,團隊中一些成員退休、故去,當年的那批青年成員則已成長為獨當一面的專業學者,活躍在高等學校教學、科研的第一線,成為學術帶頭人或主力軍。

“我希望有更多年輕人能投入這個事情,但一定要做好吃苦的準備,而且要有坐冷板凳的精神。”《十三經辭典》主編白玉林說。《十三經辭典》的故事并沒有畫上句號——目前,遲鐸先生和她的團隊還在繼續著《十三經辭典》的修訂工作。“這件事,我會一直做下去。”遲鐸說。(熊佰祥 劉宇 杜雅靜 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 孫海華)

中國高校之窗

分頁加載
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網站導航


 

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5-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

河南22选5好运预测